站内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金博宝188-www188bet.com  > 文化产业

检索

文化产业

喜剧是一种态度 “麻花”是一条道路

中国文化报 2018-12-29

    

  话剧《床前不止明月光》(左)《谈判专家》(中)《恋爱吧!人类》(右)演出剧照(制图 张海宁)  

  你是否还记得忽然得到巨额遗产的无工作、无房子、无车子的“三无”青年谢蟹,在《乌龙山伯爵》里如何带动观众“半分钟一次掌声、一分钟一个笑点”;你是否还记得《羞羞的铁拳》里那个“虽然前途未卜,我愿陪你吃土”敢爱敢恨的艾迪生;你是否还记得《夏洛特烦恼》中那个唱红了半边天、找到了心灵归路的夏洛……

  近日,开心麻花在A33剧场举办了“大笑贺岁”粉丝嘉年华,现场展演了开心麻花2019贺岁大戏《窗前不止明月光》《谈判专家》等剧目。“大笑贺岁”是开心麻花今年末推出的贺岁剧演出季概念。在竞争激烈、观众品位提升的喜剧市场,开心麻花如何吸引观众,又是如何把握市场发展脉搏拓展全产业链的?记者专访了开心麻花副总裁、演出事业中心总经理王亮。

  喜剧也需产品迭代

  纵观整个演出行业,创作力与前几年相比不增反减,即使改编自话剧的电影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舶来品亦或是“炒旧饭”。2017年演员肖央主演的《情圣》虽说改编自话剧,但很大程度上改编自1984年的话剧《红衣女郎》;票房为1397万元的《十二公民》改编自好莱坞的经典话剧《十二怒汉》……电影改编行业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演出行业原创力不足、创作能力有限的现状。

  “面对如今演出行业的现状,我们必须进行小步迭代来满足观众不断变化的口味。”因此在今年的“大笑贺岁”演出季中,开心麻花主推了《窗前不止明月光》《谈判专家》《疯狂双子星》《恋爱吧!人类》《李茶的姑妈》5部喜剧。其中,《疯狂双子星》已经首演,而《恋爱吧!人类》是由730匣子和开心麻花联合出品的音乐喜剧,这部舞台剧在之前中剧场的基础上升级为大剧场。

  事实上,每年开心麻花的舞台剧都会在剧本立意、人物设置等方面进行微调来满足产品升级的需求。如刚上演的贺岁剧《谈判专家》便大量加入歌舞元素和肢体语言的表达,不仅小有颠覆之前开心麻花舞台剧中大量台词和包袱的模式,而且增强了观众的现场体验感;而《窗前不止明月光》增强了故事性。

  从最初的一年一部贺岁剧,到如今一年多部戏,从起初的一年演出几十场,到现在一年演出2000余场,开心麻花对于产品严格要求并不断进行产品升级,根据时事发展、潮流变化更新喜剧包袱,调整剧本形式,让很多看过的观众依然愿意买票“回笼”观看。

  王亮告诉记者,立足于舞台剧这个根本,一直以来开心麻花在创作中不敢有一丝懈怠。一些演出效果不好、市场口碑较差的作品,即使遭受经济损失也必须停演。“把戏剧做到极致,并不断创新、勇于尝试才可能占据行业的最前端。”王亮说。

  十五年练就务实“内功”

  今年的“国庆档”与往年不同,两部喜剧电影的“双响炮”局面让观众在笑声中度过七天假期。从电影市场反观整个喜剧市场,从以德云社为代表的相声领域、大碗娱乐为代表的舞台剧演出,到《吐槽大会》等脱口秀、《欢乐喜剧人》等喜剧综艺节目充斥在电视与网络视频平台上,观众对于喜剧的需求和品位不断提升,喜剧市场在期待和压力中前行。

  据数据显示,2017年喜剧类电影总票房达73亿元;在综艺节目逾400亿元市场规模中,喜剧类综艺节目渗透率约为10%,即40亿元;全国戏剧票房8亿元,开心麻花约占26%的份额。

  不同于北京人艺的经典剧目和情怀作品,2003年开心麻花提出了“贺岁舞台剧”的概念并首次与观众见面。创立之初其考虑到都市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的情况,将受众群体定位在都市年轻人,本着时尚解压的理念,贴心地为他们创作出贴近生活且接地气的舞台喜剧作品,很快受到大众欢迎。在经历了2003年到2004年短暂的阵痛期后,开心麻花便开始盈利了。

  “当时看准解压喜剧这一市场空白点的剧团和导演不在少数,但很少有人用心将其做好,开心麻花把它做成了品牌。”王亮告诉记者。2003年开心麻花制作的第一部话剧名为《想吃麻花现给你拧》,接下来推出的作品如《麻花2·情流感》《麻花3·人在江湖漂》《开心麻花2006·逗地主》《开心麻花2007·疯狂的石头》等,虽然一年推出一部作品不算高产,但都是围绕着“开心麻花”命名和创作的。将自己做成品牌被更广泛的大众知晓和认可,开心麻花从开始便有很强的品牌意识。

  2008年,开心麻花摒弃剧社经济开始引入公司化理念来强化市场运营,并坚持市场与内容创作同等重要。也是在这一年,开心麻花有了艺人经纪的雏形。从第一部舞台剧邀请主持人谢娜、何炅出演,到后来几乎每一部作品都会请明星参与,开心麻花在成长中意识到,好的产品是把握市场、牵动观众的根本,明星则可以为好作品锦上添花。

  此外,开心麻花在2009年开始转变对作品的理解,将延续多年的一部戏中“包袱是亮点”的思路推翻,逐渐侧重于对作品中人物的刻画和故事的深度。“2009年之前的作品虽然包袱很多,大家看了也很高兴,但是其中很多笑点都是当时流行的,过了那个阶段就没有了‘时效性’,作品也就没办法反复登台。因此,我们需要做出可以反复演出的、即使演出多年依然有观众愿意买单的精品。可以说,《索马里海盗》因其时事属性成为理念转变前的最后一部作品,而《乌龙山伯爵》开启了开心麻花的精品之路。”王亮说。目前,《乌龙山伯爵》演出已超1700场,是开心麻花第一部大剧场演出票房突破1亿元的喜剧。

  “大家以为开心麻花很商业,但其实很‘苦’。部分剧团做剧的时间很短,从剧本到首演只有三四个月,而我们从策划到演出都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我们愿意脚踏实地打磨每一部作品,把握其品质和综合性,修炼好务实‘内功’,才能使开心麻花的品牌更加持久。”王亮说。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认为,开心麻花题材选择是喜剧类的,偏娱乐化和大众化,这也符合文化产业的特点。不过很多开心麻花出品的电影口碑不一,因此一定注意不能过度消耗IP和优质内容。除此之外,政策上对于娱乐内容的严谨和融资之路的阻碍让开心麻花在发展道路上遇到坎坷,如果走文化产业集团化之路或许是其未来发展头部内容的方向。

  全产业链生发品牌效应

  开心麻花一直以来坚持产品是演出行业的核心,十分重视产品质量。每部作品从剧本创作到排练,任何环节都在严谨、科学的流程下完成,一旦质量差强人意,将无法与观众见面。“很多观众喜欢开心麻花。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作品可以让人们捧腹;另一方面,我们将关注点放在小人物身上,每一次小人物的‘逆袭’都可以与观众产生碰撞与共鸣。”王亮说。

  在坚持原创的同时,开心麻花还拓展产品线,先后推出了购买行业优质作品版权、引进海外剧目等举措,让产品线更加多元。2018年,开心麻花引进了英国劳伦斯奥利弗最佳喜剧奖作品《Out Of Order》、韩国最卖座的小剧场话剧《屋塔房小猫咪》等作品的版权进行深度改编。“在购买版权时如果对方不允许我们进行深度改编,我们会放弃这个剧目的版权,因为如果国外的作品没有经过本土化就照搬到我们的舞台,观众们会觉得奇怪、难以接受。”王亮说。2018年底,开心麻花的三部引进版权作品已陆续与观众见面,其中两部为原创作品,另一部则是深度改编再创作的剧目。明年,开心麻花还将制作中文版互动喜剧《唐璜》,沉浸式舞台剧《婚礼请柬》。

  因为有了对于优质剧目的坚持和对观众负责的态度,开心麻花在产业链的建立中用高质量的“爆笑”喜剧套牢了观众的心。在王亮看来,开心麻花从无到有、从困境中逐渐摸索十分不易。因此开心麻花希望提供一个平台,让每个有好作品的剧社和导演都有机会将自己的作品呈现在舞台上,毕竟一家公司做得好不是整个行业的繁荣。因此,2018年,开心麻花推出了“超级伙伴计划”,帮助有梦想、有作品的后起之秀通过开心麻花的平台和品牌效应实现舞台梦。

  产业链上游的产品做得好,中游的商业模式必不可少。2011年,开心麻花第一次登上《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以沈腾和马丽为代表的开心麻花团队与明星艺人也开始被观众所熟知。从此以后,开心麻花如暗夜烟火,在综艺节目、院线电影等各个领域散发光彩。从线下到线上的发展不仅提升了开心麻花的品牌效应,而且企业效应也迅速上了一个台阶。

  深耕演出领域15年,开心麻花积累了一定数量的优秀作品和人才,并在打通全产业链布局上迈出了关键一步——2017年,开心麻花着手在全国一线、二线城市建设戏剧综合体,将戏剧主题的娱乐体验、亲子体验、戏剧教育等聚合在一起,并辅之魔术、脱口秀等丰富多彩的舞台表演艺术,让人们在休闲娱乐的同时体验戏剧带来的无限乐趣。“当下全国的剧场都集中在院团,我们希望突破院团的界限,在提供舞台演出的同时满足大家对于饮食、娱乐、休闲等方面的需求。目前,我们已与13个城市达成协议,并希望用3年的时间实现20个戏剧综合体的落成。”王亮说。

  从上游的优质剧目到中游的商业营销再到下游的戏剧综合体,开心麻花在不断扩大品牌效应的同时,联通线上、线下,不断完善全产业链模式,在生产戏剧产品的生态链条中让大众拥有关联戏剧的人生。

  1. 第四届陕西省 喜剧表演大赛西安落幕
  2. 俗不犯贱 雅别泛酸
  3. 第二届陕西喜剧精品鉴赏晚会月底亮相
  4. 自制剧《废柴兄弟》第二季开播
  5. “喜剧优青年2014培养计划”全面开启
本省新闻 关注三农